独白
野田洋次郎

昨天能跟大家談話真是太好了
說起來我們幾乎不會去談論過去
就連關於未來的話題都很少
總是談論著當下
談論著現在想創作的東西
雖然這正合我意
只是細想昨天久違的關於往日的談話
我們一直以來如此堅信的到底是什麼呢
沒有任何懷疑 365天持續奏響音符
也許只是因為什麼都不知道吧

只是那樣而已嗎

8年前
總是在就連交通費都快付不起的狀況下
租下深夜五個小時便宜時段的錄音室
第一輛破舊的器材車在錄音歸來的早上的國道15號線冒煙犧牲了
貼著初學者標誌
在道路上戰鬥到最後直至無力的那輛車
沐浴在來往車輛的喇叭聲跟人們冰冷的視線中
「日產Pulsar」
我們不會忘記你的英姿

初次收到薪水的時候
拿著新辦的卡4人一起去了新橫濱的便利店
帶著緊張的心情圍著ATM機
金額確認之後禁不住在店裡歡呼萬歲
只有一萬五千円卻是第一次感受到被他人認同
雖然也想著到底在做什麼啊感覺好像有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不過並不討厭這樣
只是非常開心
就連這樣的第一次也是跟你們一起經歷的
那個時候 那個時期 你們在想著什麼呢?
總覺得大概是跟我一樣的心情吧。
感謝有你們跟我一起度過這樣的時光。

前方什麼也看不見
要持續到何時 要做什麼 會變成怎樣
這些都不知道 誰也不去提起
這是不成文的規矩
毫無根據地自信 這就足夠了
我們擁有的只有這些
無論是多麼微弱的光
將它放大數百倍以接收
有時也會被嚴酷的現實嘲笑
那樣的時候就全速逃跑
一面說著「管他呢」
無論在哪個世界都存在的「常識」跟「理所當然」
這個世界也是集合了這些的寶庫
想著這其中也有總有一天會被淘汰的教科書一樣的東西吧
睜開眼 握緊其中重要的東西
其餘的用兩秒丟棄

我們都是愛哭鬼
無論身在何處在誰面前
動不動就會嚎啕大哭
想要成為的自己在對面
無法成為的自己在眼前
想要守護弱小的自己
卻好像快要被無用的自己擊潰
在那個好像全世界只有我們四人般的小小的錄音室中將心與心撞擊摩擦殆盡似的討論著
花費幾十個小時多少天只為了一個音符 一個旋律
也有在錄音室中一個音都沒留下就回去的日子
發脾氣 飛踢
叫喊 發怒
失去 尋找
突然清醒過來後笑著說我們到底在幹什麼啊
然後又哭了

如果只有我一人的話是絕對無法生存的
只會讓一切變成謊言
不會像現在這樣有勇氣 就連如何使用勇氣都不知道
一個人來面對的話真的太過龐大
因為有了四個人一起 才能變成現實

還記得那時的談話嗎?
我牢記到讓人想吐的程度
節奏 音符 旋律
這三個音樂創作的關鍵字讓人感覺無限寬廣
然後是錄音
談論著通過錄音所留下的意義
我們所做的歌曲
會比我們自己的生命更長久的生存下去
在我們離世之後我們的意志也會留存於世
就算幾百年後也會有人依然談論著關於我們的話題
一本正經的談論著這樣狂妄的事情
一定要將那樣的一個聲音 只是那一個聲音
奏響

S
你是我們的眼睛
我們常會感到無力迷茫
那樣的時候全靠你銳利的目光
是在看著哪裡呢
你所望向的前方就是我們的目標
你變了
變得非常溫柔跟強大
在近處看著這些變化真的很開心
之前收到的重要的話語
那是我的驕傲
直到死都會珍藏

T
你是我們的身體
在懶散的我們一群人當中
從未停止一個人持續向前
笨拙 一心一意 溫柔
這四人的根基
是因你而動的

在看不見的地方你在思考著什麼
在同什麼做著戰鬥呢
總會這樣想著
真希望你偶爾也出現在能夠看得見的地方
想看著你撒嬌
想有機會對你說「沒關係喔」
就算是失控的你我也喜歡

K
你是我們的心臟
精神還好嗎
今天也是用晴朗的心情來面對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一定也是如此
你的心也就是我們的心臟
無論好壞都堂堂正正的活著
不要逃走
不要找藉口
不要看下面 要看前方
我能說出的只有這些
除此之外還從你那裡學到了很多
雖然是第一次說出口
卻是真的被你拯救了很多次
我喜歡笑著的你

你們是我的驕傲
是對我來說的奇蹟
有著只有你們才會知道的我的一面吧?
這讓我很開心
真的很開心

總是很緊張
在這世界上第一次讓旁人聽到自己的曲子的瞬間
但是從今往後也希望可以這樣給你們聽
想讓你們在這世界上比誰都早聽到我作的曲

關於往日的話題到此結束
繼續創作吧
再次開始吧
跟大家一起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