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即將」走紅的演員?

──二位很久沒有做過對談了吧。
綾野 很久沒對談過了呢。有兩年了吧。
山田 雖說是對談,但是好像沒有什麼可說的?
綾野 昨天也有見面呢。不過還是覺得能在這個時間點跟孝之對談也蠻好的。
山田 小剛在今天的「笑っていいとも!」節目裡被寫說是「今年即將走紅的演員第一名」唷。
綾野 是的是的。
山田 雖然在想說明明已經紅了啊!不過在世間來說還是「未走紅」的程度吧。走紅的基準到底是什麼啊。
綾野 說起來今天的「いいとも」吉井和哉桑有送花籃來,好感動還拍了照。明明實際有見面的次數只有三次左右。
山田 跟吉井桑有見到面只有在去「吉井武道館」的時候?
綾野 嗯。吉井桑年末的「吉井武道館」LIVE,每年兩個人都會一起去。從幾年前孝之帶我去了之後。
山田 從吉井桑那裡收到花籃很開心呢。這麼說起來我都沒有送花籃(笑)。昨天想著「啊,完蛋了。忘記跟公司說了。」。
綾野 才不會「完蛋」呢(笑)。去年是什麼原因沒去成「吉井武道館」來著。
山田 是因為把11月的TOUR作為了終場。12月是會員限定。
綾野 這樣啊。今年好想去啊。
山田 是呢。還有ストレイテナー(Straightener)最近不是也有LIVE嘛。5月在渋谷クアトロ(SHIBUYA QUATTRO)。
綾野 在那樣大小的LIVEHOUSE聽ストレイテナー,絕對超級帥。
山田 而且曲目也是全新的。
綾野 啊,好想去LIVE啊。看LIVE真的很開心。MUSE的LIVE也很棒對吧?
山田 超厲害的!
綾野 MUSE是幾年前我跟孝之說「很棒喔」推薦給他的。最近有在さいたまスーパーアリーナ(Saitama Super Arena)舉行日本公演,我雖然超級想去但是沒能去成,不過孝之有去。
山田 因為小剛是「今年即將走紅的演員」嘛,沒辦法。
綾野 你好煩唷(笑)。
山田 不過MUSE的LIVE真的是很棒啊。
綾野 雖然也有來參加過音樂祭,但是幾乎都沒有單獨來日本的。
──也會去音樂祭嗎?
山田 會去喔。雖然沒有兩個人一起去過。
綾野 每次夏天的日程都湊不上呢。
山田 因為夏天肯定會有工作。為什麼一定要趕在夏天攝影呢。
綾野 很熱呢。兩個人都是新陳代謝很快的體質所以很辛苦。
山田 本來夏天就會使人的能力低下,所以才會有暑假嘛。真不應該在這樣的時期工作。在外面攝影的時候,腦中7-8成都只在是想著「好熱」。
綾野 『クローズZEROⅡ(熱血高校2)』的攝影也是在夏天。鳳仙的光頭黨有不少人都倒下了。
山田 嗯,中暑了。
綾野 我在休息室裡,就有倒下的鳳仙的人被抱了進來。然後那個人說「對不起綾野桑,自己真的感覺很不好意思」,真的就像在對幹部說話一樣的感覺。還說「明明馬上就要去打架了,真是抱歉」。因為是懷著對作品的情感而剃了光頭,所以懷有相當程度的感情吧。
山田 兩百個人一起用推剪剃成光頭,很厲害唷。一般來說大家都不想剃光頭,所以完全聚集不到這麼多臨時演員。但是『クローズ~』的時候,有很多抱有「就算剃光頭也想成為鳳仙的一員」這樣想法的人。
綾野 這也很能體現原作的魅力。
山田 說起來之前,在小剛家一直聊到天亮。那一天,想來很不舒服啊,一直在說演技跟音樂的話題。
──也會聊演技的話題嗎?
山田 那一天有聊到呢。很難得。
綾野 是說了什麼來著?只記得很開心呢。開始是一邊彈著吉他一邊聊音樂的話題,然後拿了DVD出來……。
山田 沒錯,然後因為在看大河劇,所以就說到了演技。
──是大河劇『八重の桜(八重之櫻)』的DVD嗎?
綾野 在放送前收到了DVD。
山田 看了之後,小剛提到在現場被其他演員就演技提出了建議的話題。
綾野 像是「語調再抑揚一些比較好」之類的。
山田 因為是大河劇所以就談了演技的話題。
綾野 記得好像是說了「大河劇需要一定程度的誇張,較古典的演繹」「現代劇跟古裝劇果然不一樣」一類的話。
──電影『のぼうの城(傀儡之城)』中,山田桑的演技也有少許誇張。
山田 是的呢,算是比較便於理解的演繹方式。作品有種“戰國娛樂”的感覺,犬童導演也提出了「說台詞的時候請每次都走向前一步再說」的指導。不過,雖然同樣作為古裝劇,『十三人の刺客(十三刺客)』卻不是這樣演繹的。
綾野 不能一概而論呢。
──綾野桑在出演『八重の桜』的時候,有被導演說過「很好理解」嗎?
綾野 沒有特別被這麼說過呢。就算改變語調做出誇張的表演,如果沒有投入感情也是沒有意義的。
山田 以前,曾經被前輩演員說過「演員是靠聲音的」。被說「你聲音不行」。
──說山田桑嗎?
山田 是在20歲出頭的時候。但是我是覺得情感這一方面更重要,嘛,不過每個人想法不同。
綾野 嗯。也不是想去否定這樣的想法。不過我跟孝之都是覺得,情感比聲音更重要呢。


自己將自己拋下的感覺

──從兩人相識的『クローズ~』攝影開始到現在已經有4年多了,互相覺得對方有什麼地方有改變嗎?
山田 ……變的走紅了。
綾野 走紅到底是什麼嘛。
山田 就是對你感興趣的人變多了呀。
──真的是變忙碌了呢。
山田 小剛也是這麼希望的。我覺得綾野剛聚集人氣的狀態非常好。小剛本來是作為有些陰森氣息存在的演員,『クローズ~』跟『GANTZ』不都是因為這一點被選中的角色嗎。但是在那之後,從晨間劇開始展現了不同的形象,也有因此而喜歡上的人。因為有喜歡著不同形象的小剛的人,所以這兩方面的工作都可以接到,我覺得這是很好的狀態。
綾野 這真的是十分感激。
山田 走紅了之後,想看原來形象的人也會變少。
綾野 從大型作品到單館電影,現在看來的確有體驗了很多角色的感覺。
山田 說起來,三年本也是。
綾野 啊,收到了?
山田 收到了……之前不是說過了嗎!那個也是,如果是走紅了之後才做出來的寫真集,一定不會這麼有趣。
綾野 這三年間,是突然達到了很高的高度的時期,因此才能做出這樣的書。
山田 我要不要也來模仿一下呢。出個三日本之類的。
綾野 三日!(笑)
山田 「三日間貼身取材!」這樣。不過那樣的話應該不會有什麼差別。最多就是鬍子長長了。
綾野 那很有趣啊。
──(笑)。不過綾野桑現在正在經歷的這種時期,山田桑也曾經經歷過。
山田 是的呢。不過大家都會有這樣的時期,重要的是在這之後如何著陸。如何著陸,然後如何往前走。是什麼樣的人對自己有所期許,自己又想怎樣前進。不過小剛的話,就像剛才所說的,有對他有所期待的人,正處在一個很好的狀態。而且,他也不是會順著因為紅了就變成正統派接拍很多廣告的方向前進的人。如果他是這種人,我們也不會關係這麼好了吧。
綾野 不是有「在這樣的時間點遇見你真好」這樣的話嗎。跟孝之之間真的就是這樣,真的覺得在『クローズ~』的時候的相遇太好了。對於我的成長還有歷史,是比三年本裡的內容有更深入了解的存在,正因為如此在一起的時候會有精神上一起回到當時的感覺。
──身邊能有這樣的存在,真的讓人很有安心感。
綾野 而且,因為孝之經歷過非常忙碌的時期,這也讓我很安心。雖然並不是需要得到理解,但是如果他沒有這樣的經歷,就不會了解我現在的狀況。
山田 大多數人,在十幾歲到二十歲出頭的時候是被當作偶像,然後走紅,之後就是能剩下多少積累的問題了。但是小剛在現在的年齡經歷這樣的時期,某種程度上來說很有樂趣不是嗎。我覺得這樣很好唷。我在走紅的時候,雖然也有快樂的時候,但是無趣的事也相當多。現在的小剛,雖然不是說想做的事情全部都能去做,但是一定很有樂趣。
綾野 現在的狀況如果放在十幾二十歲的時候會完全不一樣吧。無論如何,還是覺得能在4年前遇見孝之太好了。
山田 我也來沾一下小剛走紅的光好了。
綾野 孝之的地位已經是無法動搖的了。
山田 才沒有什麼無法動搖。
綾野 嘛,雖然世界上是不存在無法動搖的事物。之前有在想,不論是作為人還是作為演員,像我這樣了解孝之的人很少吧。雖然只有4年的交往,但是從今往後還會發生更多的事呢。就覺得我真的是知道很多孝之的事。偶爾還會一起開車兜風。
山田 說是偶爾其實只有一次。想說做點跟平時不一樣的事,就邀小剛來一起開車兜風。但是,小剛坐上來以後的40分鐘裡,一直在不停的說話!
綾野 哈哈哈哈!是的呢。
山田 40分鐘裡一直只能附和他。很累哎。
──說了些什麼呢?
山田 關於工作的事。那是小剛開始越來越忙的時候,所以像是「之後收到這樣的提案」「要選哪個作品好呢」之類的。雖然有在可以吸收養分的時期充分吸收的想法,但是越做越多果然還是會感到疲憊。好像是因此而感到迷茫,在煩惱著呢。
──想著自己應該怎樣前進吧。
山田 所謂走紅,就是這樣的。比起自己的感受,周圍人的需求來的更加龐大跟沉重,就像是自己漸漸將自己拋下。有了這樣的感覺,就會感到迷茫。嘛,不過小剛還只是「即將」走紅。
綾野 是的呢,「即將」走紅(笑)。
山田 以這傢伙現在的工作量如果還只是「即將」(走紅)的話,那真的走紅之後感覺會相當可怕唷。
綾野 不過,雖然無法很明確的表達出來,但是最近發覺,因為迷茫而產生的奇怪的感覺消失了。雖然的確很忙碌,也有在被追趕的感覺,但是能感到心中有原點在支撐著。
山田 ……那個,年末的時候有想到說,不覺得小剛的說話方式跟感覺很像GACKT桑嗎?聲音低沉說話很小聲的感覺。
──可能是因為距離很近吧(笑)。
山田 注意到之後自己一個人覺得很好玩,今天機會難得就說出來了。
綾野 不過被這樣說不覺得討厭也不覺得開心。
山田 你要有點自覺呀。
綾野 才不要(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聽說GACKT桑在被問到「10年後會變成什麼樣?」的問題的時候,你猜他怎麼回答的?他回答說「嗯………我覺得我會變成光」。真是厲害。
山田 那麼,在變成光之前10年的現在,到底是什麼呢?
──兩位的話會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山田 不是活著就是死了吧。
綾野 會變成光唷。
山田 才不會變成光(笑)。說起來,並不想去思考10年後的事。思考10年前的事情,就是去思考到現在為止10年份的人生。不會覺得很可怕嗎?思考從此往後10年份的工作啊遊戲啊,宿醉啊疾病啊。要去思考這麼多的事情,很辛苦唷。
綾野 很累呢。啊,說不定會不長頭髮。
山田 10年後還不會吧?不過,到了50歲左右大概會斑禿吧。說不定會變成禿頂喔。然後已經變成大嬸的飯在電視前看著這樣的我,女兒就會問「幹嘛看這麼噁心的人啊?」「這個禿子以前很帥喔」這樣回答。
綾野 哈哈哈哈!
山田 因為是演員所以怎麼樣都無所謂不是嗎。把頭髮都剃掉的話也能扮老成,只保留有頭髮的部分看起來像落魄武士一樣也很有趣。嘛,不過也很想嘗試一下滿頭白髮的樣子。
綾野 我也想在有頭髮的時候再多玩一下。禿頂了也有禿頂的樂趣,作為演員這不會成為阻礙真是好呢。


想要背叛旁人的期待

──說起來,收到了山田桑初次舞台劇出演決定的情報。
山田 名叫『フル・モンティ(The Full Monty)』,是以英國電影為原作的音樂劇。會在明年的1月-2月公演。
綾野 是因為有很多考慮,所以到現在一直都沒有出演過舞台劇?
山田 以前只是單純的沒有興趣。而且,在電影拍攝期間需要去做其他練習的話,會有「電影都還沒完成」的想法。不過3-4年前開始這樣的想法消失了,也想著要出演舞台劇。之前在電影中也參演了『乱暴と待機(粗暴与待机)』跟『大洗にも星はふるなり(星降大洗城)』這樣以舞台劇為原作的作品。
綾野 一起共演的『その夜の侍(那夜的武士)』也是呢。
山田 嗯。這類作品的出演在增加,也有去看友人的舞台演出,雖然有隨意的想著「好像很有趣想要出演看看」,但是一直都沒有日程合適的作品。
綾野 是這樣啊。
山田 但是周圍的人好像覺得我是在刻意迴避舞台劇。所以有跟(小栗)旬他們說過「我沒有刻意迴避唷」這樣的話,然後就被說「不知道孝之會做出怎樣的舞台劇這很有趣啊」。
──初次的舞台劇是怎樣的作品會在哪裡的劇場出演,大家都很關心呢。
山田 初次出演舞台,大家好像都覺得有特別的意義。正因為如此,感覺做出讓大家有「明明是初次的舞台劇,怎麼會是這樣的」這樣想法的作品才比較有趣。雖然旬君他們都說「戲劇家都會在○○還有青山円形劇場」,但是我是會想要背叛旁人期待的類型。所以想要做出與其大相徑庭完全胡鬧的舞台劇,然後就收到了福田雄一導演『フル・モンティ』的邀請。而且會場也很大,跟想法完全吻合。
綾野 可以大肆胡鬧一番了吧。真的是非常棒的會場。
山田 是在東京国際フォーラム(東京國際論壇大樓)的C館。本來就很喜歡電影版的『フル・モンティ』,主演的Robert Carlyle(罗伯特•卡莱尔)也很喜歡,所以有一種「就是它了!」的感覺。
綾野 嘛,這很有孝之的風格很棒不是嗎?
──綾野桑也在去年久違的出演了舞台劇。
綾野 我的話……暫時不想再演了。
山田 很累吧。
綾野 不過,『サイケデリック ペイン(psychedelic pain)』是需要演員現場演奏的,這似乎是很少見的情況。通過一兩個月的練習去進行現場演奏真的是很難。不過這次,能很好的表現出來真的是太好了,同時對自己來說也是很好的積累。另外,舞台劇不是被稱為「ライブ(現場演出)」來著嘛。在此之上,這個舞台劇在音樂的意義上也是「ライブ(LIVE)」,感覺是將現場這一概念從頭至尾貫徹的舞台劇。只是這一點就可以說是非常厲害的。
山田 不知道在『フル・モンティ』裡,我需要去做什麼樣的練習呢。
綾野 會是怎樣呢。
──在觀眾面前現場表演,會有跟電影不一樣的新的體驗吧。
山田 聽說因為每一場觀客的反應都會不一樣,所以說台詞的時機也會變的不一樣呢。不過因為我至今為止都沒有做過這樣的表演,有想要每一場都做出相同的演出,不過會變成怎樣呢。
──是想將完成形態的演出展現給人看嗎?
山田 說到底,是自己思想中的完成形態吧。所以雖然也有感到不安,嘛,不過應該沒問題。而且作品又是『フル・モンティ』。福田導演也在,ムロ(ツヨシ)也在,感覺會很快樂的胡鬧著完成。
──那麼,差不多到時間了,兩位請說一下總結語……。
綾野 哎,沒什麼特別要說的。
山田 請好好總結呀。
綾野 那個……我會去看舞台劇的唷。公演是在今年年內?
山田 你這傢伙完全沒聽我說話啊(笑)。公演是在明年1月唷。
綾野 抱歉(笑)。絕對會去看的。
山田 不要忘記一定要來唷。我會幫你付票錢的(笑)。


(ACTORS magazine VOL.1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