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三軒茶屋 咖啡館中

■這是第一次的訪問。
「開始了呢。首先,把“3年後,希望還活著”這句話送給自己。(手機響了)不好意思,可以接一下電話嗎?」

■請接。
「啊,你好。(打了一段時間電話之後)真的很抱歉」

■不會,沒事。
「因為是『SURELY SOMEDAY』的配音日,想跟導演(小栗旬)開個充滿愛意的玩笑,就約了合演的4個人一起。所以會接到很多電話……這樣沒有緊張感,不大好呢」

■不會不會,沒關係唷。
「雖然這是我有些任性的請求,但是對一起共度時間的人們有一個最大的願望。那就是“請多顧及自己”。在積極的意義上想要度過愉快……充實的時間,所以如果有電話進來的話請接聽。然後,對於我有什麼問題儘管問」

■我知道了。這個企劃是由追隨綾野桑作為演員的成長,將其書籍化的想法而開始的。因為現時點還沒有決定出版社,所以將企劃書向經紀人提出並得到了許可。
「是的,我聽說了。這很需要勇氣呢。從飯那裡收到信的時候也有這種感覺,因為對方傳達自己想法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所以對這份心意如果不能努力回應,會非常不安。覺得需要立即回話所以問了經紀人“這是什麼時候的事?”。聽說了其中原委後,先拜託經紀人傳達了“雖然見面的時機可能有些遲,不過已經讀完了企劃書,來做做吧”的想法。不過,最擔心的還是不知道是不是還活著……。能這樣開始真好」

■從今往後請多關照。今年最後的工作是什麼時候?
「是12月22日。由漫畫原作改編的電影『GANTZ』,用全日本只有一台的動作捕捉3D攝像機進行拍攝的作品。然後還有CS的節目收錄」

■這一年感覺怎麼樣?感覺是周圍發生很大變化的一年。
「嗯……今年這一年……(用了一些時間思考)……大概可以說是一直在摔跤吧。突然進入了Tristone這樣一個新的環境,在事務所中——如果說小栗旬君是主流文化的話那麼綾野就是亞文化,有這樣便於理解的基準——被說作為演員是性質不同的類型。在這樣的新環境中的新的開始,不多摔跤是不行的。摔的多慘也沒關係,重要的是如何重新站起來。就算是重新站起來也有不同的分別,是望著天空站起來,還是看著地面站起來,或者是自己雙手撐著地面站起來。還有,站來之後有什麼打算。……是認真的思考著這些事情的一年。因此,也有許多對於周圍的反應不得不坦然的接受的事情。我做演員雖然是為了自己,但是也曾經有過想要傳達些什麼來感動他人,這樣可笑的想法。但是,現在已經完全不這麼想了。當然對於周圍人給予的評價,不論是好的評價或是不好的,都想真摯的接受。摔倒了再重新站起來之後,一定也會失去很多,大概也給經紀人還有事務所添了麻煩。明年想要重新審視並接受這些部分,然後繼續前進」

■感覺上是給人以積極印象很強烈的一年,可是很意外卻聽到了“摔倒”這樣消極印象的詞。
「就像你所說的,正因為有在確實的積極向前,所以才會想說摔倒多少次都沒關係吧」

■是從什麼時期開始產生這樣強烈的想法的?
「在拍完『TAJOMARU』之後,突然被“這樣下去不行”這種因為茫然而產生的不安感侵襲。好像正好是『クローズZEROⅡ』公映的時期吧?就像剛才說的,在感受到跟之前完全不同的影響的同時,有了“在『TAJOMARU』的表現很糟糕啊”的感覺」

■產生這樣想法的原因是?
「……對演技,要怎麼說才好?大家也許都有這種感覺,尋找不到正確答案的感覺。對與所謂演技,只有模糊的概念。但是如果覺得“因為這樣演看起來很好,所以所有的角色都這樣演”的話,不是就失去了做演員的意義了嗎。就是應該用那一瞬間去嘗試跟至今為止有所不同的事物。這需要爆發性的集中力,不過『クローズZEROⅡ』的時候,在正反兩反面的意義上來說,我都是獨自一人。不是孤獨,只是獨自一人」

■攝影的時候,還沒有進入Tristone吧。『TAJOMARU』的時候也是這樣?
「是的。那個時候,我只需要考慮自己的步調跟角色的事情就可以了。不過,進入事務所之後周圍的人變多了。單純的來講,因為進入了公司,所以周圍人的影響力變得很大。然後,在『TAJOMARU』中,友人小栗旬是主役,事務所的社長山本又一郎是製作人這樣的狀況很可怕。社長是我非常喜歡的人。可是,卻又是厲害到幾乎無法接近的人。對此感到迷茫的感覺很討厭」

■討厭這種習慣在一起相處,最初的心情消失了的感覺?
「正因為如此,才覺得現在對於周圍的人,要懷有更多的信賴感才可以。剛進事務所的時候經紀人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就算半年內接不到工作也沒關係,請跟我好好交流”。當然,還是有接到工作的(笑)」

■試圖去跟周圍人交流,是為了在情緒上保持一致嗎?
「是的。並不是想說什麼漂亮話,但是可以做到這些,多虧了周圍支持著我的人。可是,以前的我,一直覺得所謂支持是很卑怯的。總覺得“不要輕易的說去支持他人。說這樣的話是要負起責任的”,不過也是因為知道支持他人這一行為的不易吧。你跟我同樣站在這裡,卻知道怎樣做可以給予我支持,這也讓人懂得了什麼才是溫柔」

■是什麼時候加入事務所的?
「大約在決定參演『クローズZEROⅡ』的時候,我變成了自由人。對於我來說,在死亡谷似的拍攝現場中,也許會撿到碎石一般的經驗……這裡正是讓我有這樣感覺的地方。在這之後,社長跟小栗旬都來勸說我“加入我們吧”。然後,在做了4個月自由人之後,自己決定加入了現在的事務所」

■為什麼沒有立即下決定?
「創造了這一可能的是社長跟小栗旬。但是,對於加入事務所這件事想要好好梳理清楚自己的情緒,所以採取了這種方式。雖然也有被不了解至今原委的人說教了不少,但是感覺就讓他們說吧。只要自己不被動搖就好,對一直以來幫助我的人也只有感謝之情。只有用實際行動來表達這份感謝,所以我一定要加油。當然,這也是為了自己。所以不會害怕變化。今天所說的話,就算在明天有所改變也沒關係,我真的這麼覺得」

■正因為如此,將變化的過程做成書籍保存下來感覺會很有趣。真是再合適不過了呢。
「哈哈哈。謝謝」

■作為在事務所中的新的挑戰,今年接了哪些工作?
「『SURELY SOMEDAY』……還參演了『SP THE MOTION PICTURE』。『SP』中雖然只在開頭時短暫出現,但是接到這個角色的時候,覺得很開心。收到合約的時候所說的“感覺會很有趣”也只是單純覺得很開心。所以,我也提出了“不覺得從頸部到胸口加上燒傷的痕跡會很有趣嗎?”的建議。然後被採納了。服裝也是,試裝的時候穿了自己覺得與形象相符的服裝去,最後也直接採用了。嘛,雖然不知道播出的部分會有多少,但是是一部可以感受到愛的作品」

■不管怎麼說,今年『SURELY SOMEDAY』是很重要的一部作品。
「是的呢。對於這部作品,心境每一天都在變化。……我在至今為止的演出經歷中,沒有哪一次不是懷抱著不安的。因為是只有在不安中才能進行思考的體質,所以真的覺得這也是思考智慧的一部分。但是,對這部作品已經超越了不安,單純的覺得很可怕。(在現場)支持著這樣的我的是共演的演員,導演,還有經紀人。在了解了大家的想法之後,自己的表情也漸漸發生了變化。到最後真的是很開心的在做」

■一邊演戲一邊找到了開心的感覺呢。
「是的呢。相信自己的同時也信任著同伴——雖然不確信是不是可以堅持到最後——但是相信可以讓人感受到。然後,不由得感到,想要為了自己讓演技變的更好。『SURELY~』的公映是在明年7月,很期待看到那時什麼會褪色,什麼又會色彩濃重的留存下來,想要將在那裡了解跟學到的東西在今後的表演中好好運用。在這一層的意義上,也許比『GANTZ』更加有趣。不過,還想要繼續向上攀登100層階梯。我作為演員的戰爭雖然每日都在繼續,但是無論如何想要懷著對自己的溫柔,更堅持自身的想法走下去」
[PR]